春意渐浓!北京玉渊潭公园春暖花开
来源:春意渐浓!北京玉渊潭公园春暖花开发稿时间:2020-04-06 09:22:39


“我从硅谷飞回纽约的路上,包里放了六七个口罩,但是我都不好意思拿出来戴上,因为两边的机场和飞机上没有一个人戴口罩。”申涵是国内大型互联网公司在硅谷办公室的一名实习设计师,收到公司可以居家办公的指令后,她在3月7号就飞回了学校。申涵记得,在公司时,整个二月份,也都没有人会戴口罩,“因为整个加州的氛围都非常的松”。直到三月份,大家才开始有所改变。公司给大家发的口罩,最开始是随便领的,到后来氛围比较紧张了,就限制每人每天只能领一个。

疫情影响之下,谷歌全员办公前的场景。

全面在家办公 工作和生活的界限不分明 网络故障率提高

241名确诊医护人员中,包括25名医生、190名护士和26名其他人员。从感染路径来看,最多的是社区感染,达101例,尚无一例是在治疗确诊患者过程中感染。2月底,在谷歌搜索部门工作的韩昭高烧不退。他怀疑自己可能被传染上了新冠肺炎。彼时,位于硅谷的圣塔克拉拉郡刚刚宣布了第一例确诊病例。然而,当他戴上口罩来到斯坦福医院就诊时,却发现这里的医生都没有戴口罩。“我们当时就有点担心疫情的蔓延,后来果然暴发了。”韩昭回忆道。

和苹果公司一样,谷歌公司也开始全面居家办公。

科技互联网公司平时就比较灵活的特点使得远程办公并不会成为一个难题。在亚马逊硅谷办公区上班的陈钟表示,亚马逊平时就会让员工每周在家办公一天,这在硅谷的科技企业尤其是大公司中非常普遍,一来可以减轻本地交通压力,二来也方便员工处理家事。不少企业也都为员工添置设备、搭建工作条件提供了数百美元不等的补贴或报销额度。

疫情中的APPLE park,几乎不再有人出入,十分冷清。

据解放日报·上观新闻记者查证,这是一则张冠李戴的谣言。记者比对网传视频和相关新闻照片发现,视频中的事件,实际是2014年发生在利比亚的难民船沉没事件:据当地时间2014年8月25日消息,一艘载有约200名来自撒哈拉以南非洲的非法移民的船只两天前在利比亚首都沉没,大量尸体被冲向海岸。

下班时间,仍有不少人在路上散步,但是大家都会下意识地保持足够的距离。超市里,越来越多的人开始戴起口罩。平静的生活表象下,情绪紧张的迹象也时不时地冒上来。“这个疫情每多拖一周,可能会有很多人,从此人生轨迹就发生了改变。”包鸣说道。

从成都到广州,从广州到卡塔尔,从卡塔尔到费城,从费城再到旧金山——为了赶在入境禁令生效前赶回美国,肖雷在40多小时的旅程里几乎绕了地球一圈。“要是我不回来的话,工作可能就会丢了。”肖雷告诉新京报记者。回去之后,肖雷按照公司的要求进行了隔离。隔离还没结束,美国的疫情就暴发了,入境禁令至今也没有解除。